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24 Jul 2013
老王去年就邀我去鄭州看戰友。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(他患有糖尿病並發症)痛經 ,也顧慮到我與這些戰友並不太熟悉,因此推來推去,現在才成行。我與老王曾在壹個連隊呆過壹年,他任連長,我當指導員。後來我調到機關任職,他還在連隊,壹直呆到85年轉業回地方。他說出幾個戰友的名字,我雖耳熟,但只有通訊員小陳的形象還算清晰。其它幾個長什麽模洋,再怎麽努力回憶都沒什麽具體的印象。他們是79年入伍的兵,我與他們在壹個連隊僅僅呆了半年的時間。三十幾年過去了,見面還能認識嗎?

xx大酒店的老板明星,就是其中的壹位戰友。老王也是去年到河南才輾轉聯系上的。老王介紹,明星複員後,開始分配到國棉壹廠當工人。不久便考上大學,畢業後又當了幾年廠長,廠裏的職工有壹萬多人。再後來改制,就自己幹了起來。如今不只打理酒店生意,同時還經營著名牌服裝與紅酒。光連瑣店就有200多家。老王說,鄭州的戰友對我的印象很深。上次見面時,有的還念念不忘我當年上課講《赤壁賦》的情景呢。提起那檔子事,我就汗顔。當時現趸現賣,壹知半解,有幾處都給講錯了。

老王這次急著要去,還有壹個原因,就是把妻侄兒送到明星的酒店學櫥師。妻侄兒就在車上,他的夫人與內弟的媳婦也壹同前往。

* * * ***

如今不僅通訊發達,交通也十分便捷。三個小時多壹點就到了目的地。明星老遠就奔過來與我擁抱。坐下來交談,我坦言對他印象不深。他也實誠地說道,相處的時間太短,分別的時間又太長,妳怎麽可能記得起我們這麽多的人呢。可我們對妳則是壹對壹,印象深著呢。明星陪我們吃過午飯之後,便送我們去房間休息。因爲晚上還有活動。他已經通知了其他的戰友,晚上大家壹起聚餐。

我們還想聯系荥陽的戰友,說出了壹位叫發順的名字。明星說不認識。老王也是去年才打聽到的電話號碼。明星把電話撥了過去。對方壹聽是我們來了,便要馬上過來。原來他的單位也在市裏面。

發順雷厲風行。壹見面就大聲嚷道,我應該去看妳們的,不想妳們倒先來了。真是過意不去。現在該是我報恩的時候了。報恩壹說,我有些不解。印象中,他調到這個連隊時,我已經離開。只因是老連隊,平時走動得勤,才與他熟悉的。他當時在連隊當施工員。他解釋道,複員後二次回部隊,是找我開的證明,他才進得了建築公司。否則,現在也當不上房地産開發公司的老總。

他堅持要重新安排住宿,個人財務明星不允。他又提出晚上要由他安排飯局,明星讓步了。晚上他把大家領到了裕德國貿酒店的45樓。每位最低消費1000元,加上煙酒,超過了兩萬元。之後又把我們拉到二樓,非要給我們買旅遊鞋與防曬衣,又花了壹萬多。

回到住處,我與老王都覺得發順做事有點過了。再有錢也不能這洋揮霍。感歎了好壹陣,才怏怏睡去。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